首页 聚焦永城 重要活动 文化 特色栏目 声音 访谈 微视界 新闻早知道 其他栏目

大事记

相关栏目: 专题 重要文件 领导讲话 大事记 革命英烈

【党史故事】 滥印纸币,疫病流行,烟毒充斥

来源:本报讯 发布时间:2020-08-14

  1930年前后,在永城流通的纸币有:瑞丰号(东关瑞丰粮行发行)、瑞聚号(瑞聚粮行发行)、永兴号(县城永兴烟店发行)、鼎兴号(鼎兴永杂货店发行)、聚隆兴(聚隆杂货行发行)、跃兴号(布主李跃兴发行)等等,他们发行的纸币有500文、1000文不等。其他像剃头铺、猪肉架、茶馆、赌博场等等皆发行纸币。更为可笑的是县东关装水烟的陆破(流氓无赖之辈)、牛经纪李瑞甫、卖稀饭的张和尚等等竟然也都出过“票子”。其他还有官票,另有宿县、临涣等外地的钞票也流入永城。当时,濉溪官钱局所发行的100文、200文私钞,流通在城东地区。如此五花八门杂乱无章的各家纸币互相吞并,造成金融混乱,群众难以辨认。一般群众随着票主的倒闭而倒霉,甚至倾家荡产者亦屡见不鲜。
  1932年前后,县境内各类商号擅自发行私钞者多达数百家,其中县城近百家,新桥集10余家,薛湖集、山城集、茴村集、酂阳集各数十家。发行的私钞面额少则10文,多则1000文。1934年,河南省政府在政府通令中曾指出:“查本省以前各县商号擅发私钞,危害金融,”“而永城等县私发数量既多且乱,迭令收回,迄无成效。”随后,县城东关奎一粮行私自印制兑换券,不久便发生挤兑而收场。
  腐败的反动统治,根本不顾人民的死活。1931年夏秋之交,境内副霍乱病流行,急性者就地倒毙,慢性者延至次日死亡。县南屈桥约有400人,一日内即死亡27人。县西东霍楼村158人,7日内因染霍乱病死亡78人。1932年,全县霍乱流行,死人无数。仅县东吕店子就死60余人,有几家甚至死绝了人。酂城附近某村200余人病死50多人,后死者没人埋。1934年,所谓县立医院,仅有院长1人,不称职的医生2人,一般群众多为庸医所误。
  民国初年,地处豫东的永城,在政局长期动荡不安中,军阀们趁势开拓地盘,扩充军队,占据一方,军阀粮饷军火是必不可少的,自然要开辟财源。然而,当时永城经济发展极为落后,工业基础薄弱,带不来多少收益;农业更是困难,有限的土特产,无法为军阀提供粮饷军火。为了筹措军费,军阀便大肆开放烟禁,征收烟亩罚款。民众被逼无奈,不得不种植较多的鸦片,以缴纳苛捐杂税。因此,辛亥革命之后,大烟草流入永城,种植者渐多,后来烟毒充斥。河南省政府虽有禁烟指令,但禁吸、禁运、禁卖都未曾认真执行,仅县城和薛湖集就设有官卖烟膏店四处,公开销售鸦片,全县吸毒品者占总人口的14%。至1934年,官民相通,贩卖毒品者达一二百家。
  当时,全县地方官吏、百姓染上烟毒嗜好的比比皆是,烟民景象惨不忍睹,凡染上此嗜好者瘾性难脱,皆骨瘦如柴,丧失工作劳动能力。如县东关有个老先生,其遭遇就非常悲惨。此人曾考过秀才,满腹经纶,诗书都好,被人们称为鸿儒,在当地也算得上大知识分子,不过其烟瘾也很大。老先生每次在公共场合提到鸦片战争、《南京条约》时,便极其愤怒,慷慨激昂,热血沸腾,谴责鸦片危害,认为鸦片毁我人民,使民众身体虚弱。回家后则抽鸦片烟过瘾。据说,每天约需烟膏四钱之多。起初,家里状况也比较好,县城有两进院落,乡下有田地房舍,生活过得不错。到了后来,家境败落,他自己身体虚弱,精神崩溃,一床被子盖10年未曾拆洗。他的大儿子夫妇也相继染上烟瘾,大儿子死后三天才被人们发现。 (市委党史研究室供稿)

责任编辑:jryccm
首页 | 聚焦永城 | 重要活动 | 文化 | 特色栏目 | 声音 | 访谈 | 微视界 | 新闻早知道 | 其他栏目

Copyright 2009-2019 今日永城传媒网 版权所有 豫ICP备14002531号-1 豫公网安备 41148102000199号

电脑版 | 移动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