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聚焦永城 重要活动 文化 特色栏目 声音 访谈 微视界 新闻早知道 其他栏目

大事记

相关栏目: 专题 重要文件 领导讲话 大事记 革命英烈

【党史故事】六、农民在帝官封三座大山压迫下挣扎

来源:本报讯 发布时间:2020-05-21

  半殖民地半封建的旧中国的永城农村,是反动统治阶级的天堂,劳动人民的地狱。地主阶级霸占了几乎全部的生产资料,并与封建军阀相勾结,操纵地方政权,对劳动人民政治上压迫,经济上剥削,思想上奴役,广大人民群众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统治阶级为了维护对人民的统治地位,建立并掌握着一整套国家机器。民国初,国民党推行保甲制度,以乡保为基层政权,县、区、乡、保各级头目绝大多数由官僚地主和豪绅充任。他们上以军阀、官僚资产阶级做靠山,下以封建地主阶级为基础,互相勾结,狼狈为奸,执掌着对人民的统治大权。
  北洋军阀、封建阶级和帝国主义列强的黑暗统治及残酷剥削,严重破坏了生产力的发展,永城社会到处呈现凄凉破败的景象。昔日耕桑变成草莽,大片土地荒芜,一遇水涝灾害,原本贫瘠的土地便盐碱滋生,阡陌沃土变成盐碱沙荒,可谓“冬日白茫茫,夏秋一片光,种一葫芦打两瓢,只见盐碱不见粮”。在这种农业生产条件下,农作物产量大减,据统计,当时永城农民生产的小麦的90%、玉米的95%、大豆的89%、红芋的100%全是自用,并且劳动效率非常低下,小麦、玉米等粮食亩产一直停留在150斤左右,棉花亩产仅20多斤。低微的产量,高额的赋税,使得农民的生活日益艰难。清末民国初年,当时永城县农村流传着这样的歌谣:“春夏累弯腰,落个秋后干,要想活下去,掂棍去要饭。”宣统三年发大水,欠收成,麦4吊800文1斗(42斤),好地两吊钱1亩,1斗麦可以换2亩地。“急用卖了堂前地”,农民救命当紧,只有当卖手中仅有的一点田地。如魏捍民家仅有的4亩8分地就被迫卖了2亩7分,其父魏广卿虽然是个秀才,但也不得不领着全家6口人出外逃荒。再加上兵荒马乱,那几年饿死的穷人不少。那时地主便乘机兼并土地,所谓“年景乱一乱,地主蹿一蹿”。当时,永城流传着这样的歌谣:“农民头上三把刀,租子重,利钱高,苛捐杂税如牛毛;穷人面前路三条,逃荒,要饭,坐监牢。”民国二年,因连年失去耕种,老百姓生活无着,遍地土匪蜂起,农民的牲口被拉光,甚至搞碗糁子也要被抢去,农民只得逃荒要饭,到处流浪。
  地主还趁灾害大肆盘剥农民。蒋口李新楼大地主李振生(外号李老窑),其家最盛时有地近2万亩,周围李楼、王暗楼、吴家洼、赵庄、岳楼、侯寨、高玉楼、乔庄、二十里铺等十四五个村庄都为李的寄庄子。他趁灾荒年景,把仓库里已经囤积多年而且霉烂成块的粮食用大镢头劈开后,按1:1.3的比例借给穷人,穷人吃了就呕吐。高玉楼的佃户张有才一家,因欠债被逼得逃荒到西乡,张的哥姐都被卖给当地大地主,活活给地主婆陪了葬;李老窑的后代也仗势欺人,他的孙子经常把佃户的孩子赵来秋当驴骑还戴上驴嚼子,一手扯着驴嚼子,一手用马鞭子抽着,赵来秋的嘴被驴嚼子勒得鲜血直流。后来,赵来秋被折磨得精神失常。
  当时,永城经济的贫穷落后和人民生活之苦,屡屡披露于报端:1921年1月22日上海《民国日报》以《饥寒交迫的豫东人民》为题报道:“今冬此间大冷,交通简直断绝……天降大雪,寒甚,永、夏等处,均无煤可得。贫民取温之法,只有将玉蜀黍及芦粟等之壳于室中烧之,掩闭窗户,人即坐于烟雾之中,中国穷人之苦,可见一斑。道路为雪所阻,乡村中人均不入城,于是城中食物店皆停业,旅行者饥寒交迫,无食可购。此等处并不在灾荒区域中,然人民饥者甚多,以至盗贼蜂起。据吾之遇者云:数日前有一旅行车被劫,行劫之盗被获而枪毙。盗呼曰:饿极啦!可见为饥所迫,诚可怜矣!”1922年3月20日上海《申报》具体描写了《豫东水灾之惨状》:“汴东永、夏等县,地处边陲,连遭水旱……旧腊秋冬,东属淫雨为灾,为期两月,淤河横汛,各属平地水深数尺,舟楫四达,浩如湖海……田禾淹没,房屋倾倒,除高地秫粮尚可收十分一外,余则籽粒毫无。树叶草根,掘剥殆尽。灾民昼无所食,有杀子作餐餮者;夜无所宿,有全家溺水者。嗷嗷遍野,数达30余万。扶老携幼,辗转流离,鹄面鸠形,几非人类。”
  清光绪年间贡生、县城东呼庄郭捍城在其诗文当中真实描述了当时永城县人民凄惨的状况。他在《饥民》中写道:“饥民一霎即盈千,匍匐哀号顾命钱。不谓饿皮薄似纸,尚余鲜血饱皮鞭。”在《老冤告状》中描绘到:“人道老冤真是冤,官私无罪屡牵连。酌量肥瘦刀磨利,刻骨难留肉半钱……来此孤眠近吏庭,更筹点点隔墙听。含冤到晓终难辩,彻夜漫漫再不明。”在《和侯恂韵》中写道:“种豆南山被水埋,何曾颗粒到仓来。老妻日盼今年死,官说今年不算灾……十五女儿价四千,算来只抵粮三钱。敢嫌悍吏说粮贵,才受宰官飞肉鞭。”
  虽然农民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而地主官僚却用榨取来的农民血汗养肥了自己,过着鱼肉满席、侍女满堂、荒淫无耻、穷奢极欲的生活。永城人民深受帝国主义、封建主义、官僚资本主义的侵略、欺凌和压迫,土匪溃兵的抢掠,更是把本已贫穷无靠的农民推到了死亡线上。勤劳勇敢和富有反抗精神的永城人民为了生存下去,不得不掀起自发的反抗斗争。
  (市委党史研究室供稿)

责任编辑:jryccm
首页 | 聚焦永城 | 重要活动 | 文化 | 特色栏目 | 声音 | 访谈 | 微视界 | 新闻早知道 | 其他栏目

Copyright 2009-2019 今日永城传媒网 版权所有 豫ICP备14002531号-1 豫公网安备 41148102000199号

电脑版 | 移动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