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聚焦永城 重要活动 文化 特色栏目 声音 访谈 微视界 通告公示 图说永城

文化历史

相关栏目: 教育在线 文化历史

母亲的平板车

来源:本报讯 发布时间:2021-09-01

□ 孟祥红
  母亲是位平凡得不能再平凡的农村人。她不识字,不会骑自行车,一生都在乡下劳作。现在每次去乡下看她时,她都如曾经陪伴自己一生的不再使用的平板车一样,静静地待在时光的旮旯里,看孩子们玩耍。
  平板车也叫平车、架子车,用结实的木料做成,两边装有轮子(比自行车车轮要粗大一些),有两根长而平直的车把,中间装有一根结实的绳套。拉车时站在车把中间,两手握住车把,肩上套上绳套,弓腰曲腿向前拉动。
  母亲不识字,但很要强。和父亲结婚的时候家里是一穷二白,但她仍然梦想有辆自己的平板车。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平板车是很让人羡慕的交通工具,走亲戚、拉庄稼、做生意,哪样能少了平板车呢!谁家能有辆大号的平板车,是十分光彩的事,不亚于如今谁家里买了大奔。当时,父亲常年在外地务工,帮不到家里。于是,母亲一个人拼命干活,在家里喂猪喂牛、养鸡养鸭,在田里辛苦劳作。母亲像是不知疲倦的牛,浑身有使不完的劲!第三年,我们家终于有了辆平板车。
  那是母亲用一百元钱买来的:槐木框架,做工精良、细致,通身的淡黄色木纹显示出它的雅致,漆黑的车轮似乎是它承重的标签。这是母亲的挚爱!
  在农村,平板车的用途太多了,远超现在的私家轿车。当时我们兄妹四人在家里无人看管,母亲下地劳作担心我们在家惹事,就用平板车拉着我们去田里薅草、施肥,车上带着吃的馒头、喝的茶水和小孩睡觉的席子。
  到了田间,把平板车支起来遮阳,我们几个就在车下玩耍,而母亲做好这一切保障工作后就独自去田间劳作了。有时,我们玩腻了在地头睡着,至夕阳西下,母亲就把我们抱着放在平板车上,幸福返航。
  秋天,待地里的庄稼收完,装满了平板车,母亲在前面拉,姐姐就在后面推。记得小时候我被放在平板车上,有时感到屁股下扎扎的,那是新收的麦子;有时感到屁股下硬硬的,那是刚掰下来的玉米。
  每年秋天,母亲都要拉着平板车去姥姥家借粮食。每次母亲都是早早把平板车打扫得干干净净,铺上软软的棉被,我们兄妹四人争先恐后坐上母亲的“专车”。一路上我们几个小孩有说有笑,母亲一个人默默拉车前行。三十里路程在今天看来是多么近啊,可那时去姥姥家走的是一条崎岖不平的小路,母亲一个人拉车走,我分明看到她背上的衣服湿透、冒着热气,可我们嫌车慢还天真地说:“妈妈,快点啊,快点啊。”现在想来,当时我们是多么愚蠢啊。
  后来,家里生活好了,买了辆机动三轮车,种地、运输粮食不需要破旧的平板车了,可是母亲不肯丢弃平板车。有时我说,现在有了快捷方便的三轮,就别再拉着平板车了。可母亲说,大有大的好处,小有小的快捷,买小东西还是平板车方便。我知道母亲是习惯了劳作,不愿就此抛弃自己的老朋友。
  平板车早已成为一个时代的符号和记忆,虽然我家的平板车还在,可是母亲老了,没有力气拉了。

责任编辑:jryccm

上一篇:英 雄

下一篇:堆锦积绣的“花篮子”

首页 | 聚焦永城 | 重要活动 | 文化 | 特色栏目 | 声音 | 访谈 | 微视界 | 通告公示 | 图说永城

Copyright 2009-2019 今日永城传媒网 版权所有 豫ICP备14002531号-1 豫公网安备 41148102000199号

电脑版 | 移动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