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聚焦永城 重要活动 文化 特色栏目 声音 访谈 微视界 新闻早知道 其他栏目

文化历史

相关栏目: 教育在线 文化历史

永城东城门遗址探秘

来源:本报讯 发布时间:2020-09-14

□ 盛朝新
  2018年初春,永城东城门重建施工,地基坑深约4米,东西宽约8米,南北长约20米。有关考古人员在坑底和坑壁发现了诸多古代遗迹,为了解永城古城的历史演变和发展状况,提供了重要的实物资料。
  新的东城门地基坑位于老吊桥西桥墩,从现场位置与环城路的对应关系看,新挖的地基坑与明清时期的古东城门并不吻合,只有新城门西墙是叠压在古城门东墙上的,地基坑全在古城门东外侧。整个古城门的位置都在新城门西墙以西,即现在环城路与中山街的交叉点。环城路所占路面就是古城墙的位置,是建国初期拆掉古城墙后修建的。
  地基坑中出土大量残石、断砖,少部分瓦片、陶片、瓷片。西壁南侧地下2米处发现一段整齐的石墙,缝隙用白灰黏合。石墙西侧以及坑的南北端西侧底部均发现有夯土遗迹,发现有汉代绳纹碎瓦片、花砖残块。从地基坑残存来看,结合史书记载,主要发现以下五个方面。
  一、发现明代东城门地下石基,该石基为东城门的东墙南段。永城砖城墙始修于明代中期,据清光绪二十九年《永城县志》记载:“正德七年(公元1512年)知县乔岱因流贼逼近,伐石为基,增筑砖城,加高广围。额其东门曰‘领豫’,西曰‘迎恩’,南曰‘朝阳’,北曰‘拱极’。又于‘领豫’门南开小门,每楼建楼于其上,架桥于其外。”至清末,城墙和城门在400多年的时间里,由于战乱和风雨侵蚀,多次倾塌,多次维修。大的维修记录有:“崇祯十七年,知县傅振铎接城三尺,阔地丈余”“顺治十六年(1659年)夏,大雨,圮百余处。知县程思孔捐俸维修”“康熙戊辰(1688年),康熙己巳(1689)夏,淫雨连绵,城周围圮,知县周正纪募民修筑”“道光二十六年(1846年)修城”“咸丰四年(1854年)城破,绅民重修”“咸丰五六年(1855—1856年)土匪围攻城坏,绅民竭力复修”。最后三次修城墙是光绪九年(1883年)、光绪十六年(1890年)、光绪二十七年(1901年)。虽然城门和城墙屡毁屡修,但东城门的地基始终没有变,城墙位置也没变,地基坑中呈现的石墙没有扰动的痕迹,应为明代正德年间的原始石墙。
  二、发现汉、唐、宋、元、明代早期夯土城墙痕迹。地基坑底部以及两端暴露夯土遗迹,夯土扰动现象明显,夯土有向坑槽下延伸的迹象。夯土中有汉代绳纹瓦砾,有唐代寿州窑黄色玉璧碗底,有宋、元代白底黑花磁州窑碎片,有龙泉窑青瓷碎片,有明代青花瓷碎片。永城明代砖城墙是修建在唐、宋、元夯土城墙上的。明嘉靖《永城县志》记载:“永城县其城陴久薄塉……其旧皆土筑之,高厚不称。”1512年以前,永城都是夯土城墙。当时围绕着城有一道椭圆形的土围子,又叫护城堤,这道土城墙的位置就在今天护城河内的环城路上,它与环城路是完全吻合的,东西较长,南北较短。为什么没有形成圆形的城墙呢?主要原因是与穿城而过的隋唐大运河有关。永城城市的布局是依托隋唐大运河修建形成的,人们靠近运河两岸经商,不想远离运河,于是大量聚集居住在河流两岸,形成了沿河发展的城市,所以城是长的,依城而修建的城墙当然也是长的。北宋贺铸的诗是最早记载永城城墙的资料,贺铸在《同毕绍寓泊永城招李深昆仲》中看到了永城的景色,他写道:“满城杨柳正黄繁,几处秋千出短垣。”所谓“短垣”,即永城的城墙,垣者,土墙也。秋千是宋代流行的一种游戏,秋千长绳捆绑在树上,一般高3米至4米。透过短垣看到秋千,说明当时永城土城墙并不高。由于永城城中的地势历代不断加高,所以唐宋时期的城墙在不断加高的过程中掩埋地下,明代修砖墙的基础就在唐宋夯土城墙上。
  三、通过东城门下的夯土,可以判断东城门建筑年代应是大运河废弃后。唐宋时期永城的东门应是劳动街与东城河交叉处的小门。永城在唐宋时期跨汴而城,汴河即隋唐大运河,永城这一段又叫通济渠。大运河是水路和陆路并行,永城为大运河重镇,大运河永城城内东出口就是劳动街东头原城河上的小门,此处在唐宋时应是大门。从当时守护城内安全的角度看,不可能在现在东城门的位置再开一道出口、修建一处城门。当时永徐古驿道入城处很可能在东关并入隋堤驿道,然后与隋堤一道入城,东关胜利街当与此有关。后来大运河废弃,进城陆路成为主路,永城东西主街不再伸向东南,而是改道向东,东城门应运而修。据勘查,中山街自原老县衙遗址门口(中山街与牌坊街交叉点)向东,不再沿着隋堤的走向,而是偏离隋堤向北,另辟道路。这段道路很可能为大运河废弃后新修的。2018年8月,东城门以西中山街改造下水道,在路面地下1米至4米处挖出大量灰坑、汉代绳纹瓦残片、唐宋瓷片和部分动物骨骼,经考古人员查看,判定这段中山街下有聚落遗址,由此证明这段修建较晚。
  四、东城门地基坑发现一批老城门石构件。1947年永城县城解放后,城墙、城门妨碍交通,全部拆除。东城门拆下的石块连同附近的石碑,都当成建筑材料,砌在吊桥改成的城门桥桥墩上。这次发现有带眼的规整石块,石眼直径约25厘米,眼壁磨蚀光滑,应为城门两端的插门石眼,保存完整,是见证东城门的实物材料。
  五、地基坑中的绳纹瓦片透露出汉代的信息。2010年,永城古县衙地下5米处曾发现大量汉代绳纹瓦,残断绳纹汉砖和几眼古井,尤其值得一提的是发现了一块残蚀得只剩下6厘米的卷云纹瓦当断片,引起考古人员的关注和重视。众所周知,永城是在隋朝大业六年(公元610年)置县的,隋代以前县城史料迄今没有发现,已经发现的是商代甲骨文攸地之永的资料。永城古县衙下汉瓦的发现,令考古专家刮目相看,县城的历史一下子就可以追溯到汉代。大量汉瓦的存在,说明县城在汉代绝不是一般村落,而应是一座小城。卷云纹瓦当与芒山出土花纹一致,说明是西汉时期的。永城考古专家李俊山曾在城郊煤矿一带发现大量西汉到东汉的平民墓葬,墓主生前居址应是西城区。东城门地下再次发现汉瓦,印证了对小城的判断是正确的。明代嘉靖《永城县志》记载:“县治在北门内以东,西汉创建,隋唐因之。”所谓县治就是县衙,明代人修志凭什么说是“西汉创建”呢?《史记》《汉书》《后汉书》均无任何记载,但是古人不可能是杜撰或臆想的,他们很可能看到了有关古籍的记载。东城门汉瓦是对“西汉创建”的一种诠释和印证。这种汉瓦应为城内建筑遗存,出现在城门下有两种可能:一是城门处有可能存在汉代夯土城墙,瓦片是修筑城墙时,在附近取土时夹带进去的;二是附近有汉代建筑,瓦片是建筑毁弃后遗落的。
  永城东城门地基坑为探寻永城古城历史打开了一扇窗口,透过这扇窗口,我们看到了永城古城演变的脉络,对于研究永城历史文化具有一定的学术价值和积极意义。

责任编辑:jryccm
首页 | 聚焦永城 | 重要活动 | 文化 | 特色栏目 | 声音 | 访谈 | 微视界 | 新闻早知道 | 其他栏目

Copyright 2009-2019 今日永城传媒网 版权所有 豫ICP备14002531号-1 豫公网安备 41148102000199号

电脑版 | 移动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