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聚焦永城 重要活动 文化 特色栏目 声音 访谈 微视界 新闻早知道 其他栏目

文化历史

相关栏目: 教育在线 文化历史

金银花

来源:本报讯 发布时间:2020-05-20

□王凤侠 闵照永


  六岁的时候,我从寄养的舅父家回到自己家中。那天,母亲迎立在门口,门前的樱桃树,已是浓阴匝地,枝缝间挂满朱红。我怯怯地跟在母亲身后,进了家门,像一只受惊的萌宠,倚在门前的角落,慌张地打量着四周,见桌子上的酒瓶中插着多簇金银花,粉的、白的、黄的,满屋子清香四溢,令人心安神净。
  “这就是你以后的家。”母亲对我说完,便携着锄头出门。望着母亲与舅父远去的身影,我呆呆地望着门外停在樱桃树上欢娱的斑雀。屋子里的金银花兀自散发芬芳,像柔软的棉花糖将整个房间点缀得格外宁静。我本想追寻舅父,但一想到他每天凌晨三四点就要出门,留我一人待在那间黑漆漆的茅草屋中,只能透过依窗漫射进来的月光期待天亮时,恐惧感让我退却了。
  端午节前夕,母亲从集市买来鸡仔。看着这些鲜活的小生命叽叽喳喳,我兴奋极了。母亲对我说,以后你要看着这些小鸡去觅食,晚间还要清点它们归笼。我欣然答应,盼望着它们长大,盼望着它们的成长能给我们家带来一些生活上的改观。
  于是,我从存封的什物中找到一根泛黄的棍子,棍子前端绑上塑料袋,迎风而立,袋子呼呼作响,霎时间,草丛中的小鸡来回穿梭,它们成了我最好的伙伴。接下来的日子,我依旧安享这份欢乐。只是想起从前与小伙伴在田间采花的日子,这份快乐略显单调。但我仍期待与它们在茂密的草丛间玩捉迷藏的游戏,仍期待日暮时分呼唤它们归巢雀跃的情形。
  可这份欢娱并未持续多久。夏至来临,门前的草丛愈发葱郁。黎明时分,小鸡们早早地跑进草丛中觅食。从睡梦中醒来,家里空无一人。我揉揉惺忪的睡眼,去草丛中寻找小鸡。刚临近草丛间,赫然发现一只小鸡被咬断了脖子,鲜血淋淋地躺在地上。母亲不在,我恐慌极了。我忽然记起老人说过的偏方,把小鸡放在倒扣的盆中,敲打盆底,兴许能死而复生,但未奏效。望着地上死去的小鸡,我在幻想母亲归家后暴戾的情形:打我一顿,甚至会将我逐出家门……各种不安在心中萦绕。
  我索性丢掉棍子,关上大门,自己一溜烟跑到平常玩耍的田间。那里金银花开得正旺,脂粉间花蝶蜜蜂环绕,花蕾上顶着可人的露珠,我采摘了一大束。傍晚,我依旧不敢回家,翻过丘陵,越过丛林,依偎在村落一旁的草垛边,手里攥着金银花,看着启明星忽明忽暗。我听见母亲急切地呼唤着我的名字,但我不敢答应。
  再次醒来的时候,摆在面前的是一碗喷香的荷包蛋。我不知道母亲是怎么找到我的,只是依稀记得我在急切的呼喊声中内心极度煎熬,慢慢地在那丛草垛里酣然入睡了。母亲端然沉默,疲惫的眼中布满了血丝。家中的金银花,依旧散发出浓郁的香味,只不过是被换成我采摘的那束,门外草丛间的小鸡依旧叽叽喳喳欢快地觅食,释然的感觉真好。
  如今,已到而立之年,但我时常会想起母亲那晚遍寻我急切的呼喊声中透露的宽容,及那些静静开放在晨曦间的金银花……

责任编辑:jryccm
首页 | 聚焦永城 | 重要活动 | 文化 | 特色栏目 | 声音 | 访谈 | 微视界 | 新闻早知道 | 其他栏目

Copyright 2009-2019 今日永城传媒网 版权所有 豫ICP备14002531号-1 豫公网安备 41148102000199号

电脑版 | 移动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