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聚焦永城 重要活动 文化 特色栏目 声音 访谈 微视界 新闻早知道 其他栏目

文化历史

相关栏目: 教育在线 文化历史

少年往事

来源:本报讯 发布时间:2020-05-20

□于春晓


拾柴火
  我少年的时候,有一项重要的任务——拾柴火。每到周末,回到家把布书包往墙上一挂,不用大人嘱咐就非常自觉地带上镰刀、篮子,去岗上、河边、田野里拾柴火。
  那时候,村子里既没有煤气灶也很少有烧煤的,家家户户都是柴火灶,所有的餐饮、洗漱用的热水都需要柴火。因此,烧火是个大问题,如果没有柴火,家里就揭不开锅煮不了饭了。
  拾柴火最好的时候是秋冬季节。秋天到了,树叶开始落下来,我背上筐篓、扛上竹耙,到河边、坡下、田间地头搂枯叶。或者扛一把小镢头,挎上竹篮,四处捡枯枝、挖树根。有时拿着绳子和镰刀,割枯藤或者山草。只要烧火用得上,我们都要。
  拾柴火也是充满乐趣的,我最喜欢去东岗或河边打柴了,那里有茂密的树林,有潺潺的流水,有捉不完的鱼虾,那里是伙伴们的乐园。往往,几个伙伴一起合作挖树桩、摘野果,一起下到河里逮鱼捞虾,经常玩得昏天黑地不亦乐乎。
  我记得那时候炊烟袅袅,空气中飘着一股泥土和植物的清香,至今都无法忘记那些味道。后来,随着农村生活条件的好转,大家开始烧蜂窝煤。煤的火力旺,又持久,还干净,农村基本上没人再去拾柴火了。现如今,家家户户厨房用上现代化设备,烧水煮饭也早被煤气、电器替代。
  虽然拾柴火已经成为我心中遥远的记忆,但是在那个生活困难的年月里,拾柴火蕴含着我们对家庭的责任和担当,以及我与少年伙伴结下的深情厚谊。感恩每一段岁月,让我懂得了生活的不易。


拉煤灰
  那年我十五岁,力气还没有长全,但农村的孩子皮实,已经可以帮家里干很多活计了。记得中学的一个暑假,在县城上班的父亲说化肥厂沉淀池挖出的煤灰可以打煤饼烧,问我愿不愿意去拉些回来。
  我家离县城并不远,有10华里。那天,我一早就起床,借来二伯家的架子车并将车轱辘打足了气,吃罢母亲给的红薯面糊糊就兴冲冲地拉起架子车向县城赶去。到了化肥厂,竟有很多人正从深深的沉淀池里往外挖煤灰,他们沙里淘金般耐心地拨开 一层层的炉渣,挑选出黑一点的可供再次燃烧的煤灰,一箩筐一箩筐地装上车子。我在父亲的帮助下,费了很大的力气快到中午才装了大半车。因为父亲还要工作,所以我一个人拉着车一步步地往家挪。
  由于煤灰很湿很重,架子车在砂土路上阻力大,我将绳套在肩上,双手拽着车把,弓着腰吃力地拉车,走走停停,拉一段休息一会儿喘口气。待行至一个大陡坡,负重的架子车似有千斤难以行进,肩上的绳深深地嵌进肉里,脚用力地蹬在土路上,身上的汗珠啪啪滴落。就这样拉至半坡腰的时候,有两位路人好心帮我将车子拉上了坡顶。直到天半黑,我才将一车煤灰拉到家里。
  这次拉煤灰可能是我少年时最艰难的一次经历,记忆十分深刻。也正是这次经历,让我懂得了人生的不易和坚持的意义。从此,我再没有被任何困难吓倒,总是勇敢地面对人生。

责任编辑:jryccm

上一篇:汉婚礼

下一篇:金银花

首页 | 聚焦永城 | 重要活动 | 文化 | 特色栏目 | 声音 | 访谈 | 微视界 | 新闻早知道 | 其他栏目

Copyright 2009-2019 今日永城传媒网 版权所有 豫ICP备14002531号-1 豫公网安备 41148102000199号

电脑版 | 移动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