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聚焦永城 重要活动 文化 特色栏目 声音 访谈 微视界 新闻早知道 其他栏目

文化历史

相关栏目: 教育在线 文化历史

在笔墨原野上驰骋

来源:本报讯 发布时间:2019-12-04

□刘先琴
  我家花园桂树开花了,两树金黄,一树橘红,适逢国庆长假,约几位朋友来喝茶最好不过。
  当然会有杨杰,碰巧她没有外出。进得家门,大家一番问候,便要出去赏花,天气渐凉,但园子里依然草木旺盛,有蝶飞蜂舞蚊虫嗡嗡,备好的香水就在桌上,姐妹们嘻嘻哈哈喷洒一番,衣裙飘香而去。没承想大家还在指点紫叶草、广玉兰,议论何种颜色为金桂丹桂时,杨杰就开始不安起来,嘟囔蚊虫咬到她了,冲进屋内不再露头。
  接下来的笑谈自然有了开头,大家调侃杨杰的敏感胆小,某次出行,她自告奋勇开自家车,高速公路上慎若行舟,仪表盘一直显示不过百里,一辆接一辆汽车超过我们飞驰而去,我实在看不下去,坚决换下她,自己掌握了方向盘,紧踩油门挽回时间损失。杨杰不言语,却一直在副驾驶上睁大眼睛,手握方向盘的我,能感受到旁边有一双本来就忽闪闪的大眼里,闪烁出来的紧张关切,直到到了目的地,她才长出一口气:好几次我想说慢点,又怕惊扰到你。笑声里换了话题,姐妹们开心地聊起换了大房子,杨杰却认为房子小一点舒服,看到多数人不赞成她的观点,才道出真言:我住大房子晚上会害怕,现在住一百多平方米的房子,每天晚上都得把房间门反锁上,才睡得踏实。
  杨杰身材一如个性,娇小玲珑,加上喜好深色,一袭深灰或蓝色长裙,是她常见的着装,零碎点缀其上的小花,算是有点亮色,更显内敛柔弱。直到年初,走进她个人书展大厅,方觉一直以来的印象偏差太大。
  那是今年初夏,看到杨杰在朋友圈发出个展的信息,就选了开展次日上午早些时间,赶到东区艺术中心。是我想象的那种场景,门厅里前一日开幕式的大背景墙悄然矗立,大门已经打开,灯光通亮处隐约可见墨迹点点,那是我熟悉的朋友的劳作,墨香书影,也一定是我熟悉的字如其人,然而踏入站定,点墨清晰起来时,脑海里的熟稔印象轰然坍塌——
  这是杨杰吗?一笔一画刚劲硬朗,挺拔凌厉,字里行间却自然流畅,仿佛从刚刚穿越的城市水泥建筑里,一脚踏进了原野,撞入眼帘的每一个字,都是从沙土里岩石里长出来的,饱含着雨露给予的顽强,阳光照射出的芬芳。这是杨杰,经历了命运的安排,她初中未毕业就参加工作,数年后考进郑州大学中文系,投入她梦寐以求的文学殿堂,笔下创作行云流水:“江山自雄丽,声名满天下,黄河月,嵩山云,洛阳花,骨笛吹彻,河图洛书皆文化……”这是杨杰,热爱使然,大学毕业分配时,她坚定选择自己心仪的文联,心无旁骛干了几十年,从办公室打杂到省文联主席,青春年华最靓丽的色彩,早已融入中原大文化的点点滴滴,笔端流露出的,自然是她对这片土地刻骨铭心的理解:“豫之何来,传说禹治水而分九州,河汉之间曰豫……禀中和之气,性理安舒,故云豫也……豫菜味近中庸,豫剧明快高亢……”《神州处处好》《豫之解》两篇深读河南的作品,一幅展示在大厅进门处,一幅占据一面独立墙壁,养育了杨杰的那方水土,就是这样以她的方式化为宏阔的长卷中堂、行草隶书,其间有山峰矗立,有江河奔腾,有百花盛开,有大树长成,一幅幅,会从墙上纸上走到读者心上!
  第一次读杨杰的文字,不是书法,是杂志上印刷体的散文,当时也很吃惊,吃惊于一位书法家文学创作的功底。记得那是一篇踏上巩义故土,回忆诗圣杜甫的文章,无论是引用当时诗词歌赋的内容,还是描写唐代文人生活的场景,都如行云流水般自然晓畅。当时就忍不住打电话给她,别练书法了,你的散文这么耐读,可惜了!现在看来,我那时称道的字,只是为了组成句子文章的字,眼下的字,是自带形体魅力的字,需要书写者用笔墨去表达。用字造句已经不易,把字自身的韵致表现出来更加不易,创作和书法早为两个行当,但是在杨杰笔下,那文那字,早已不分彼此,水乳交融,相得益彰!
  就这样,不是眼睛,是文字营造的气场引导你的脚步,急欲享受一种似曾相识的场景:那是初春,暖意从破土的新绿里发生;那是盛夏,炽热在茂盛中氤氲;更多的是深秋初冬,那是杨杰的行草。繁华落尽,本色回归,天地间最醒目的是树木的深色剪影,历经四季,树干早已有了根系支撑,风吹不折,雪压不垮,铜枝铁干撑起满树金属般的枝丫,没有叶的覆盖,没有花的装饰,那枝丫尽显身姿,舒展着,高擎着,把雄浑之美写满了天际。
  “每次写完大幅的作品,我骨头架都像散了”,是哪次聚会时杨杰不经意的表达,此时一下冒了出来,难以想象,那娇小的身躯,是怎样提腕挥毫,日复一日伏案挥洒,她的心中一定是有巍巍高山,有滔滔江河的。我眼前需要仰望的整面墙壁上的宣纸,铺开来就是无边的草原,一管墨毫就是奔腾的骏马,而彼时彼刻的骑手杨杰,一定是胆壮气豪,英气飒爽,方能在一方又一方的原野上恣意驰骋,她的胆怯、她的柔弱,那一刻肯定已经在浓墨中化为乌有。
  字入心了,人陌生了……
  是谁说过,最好的朋友,是她身上不断有新东西被你发现。
  花看了,茶喝了,人散了,望着杨杰的背影,我想起这句话。于是掩上花园小门,回屋,打开她进门时送给我的一幅作品,那是王维的《山居秋暝》,“空山新雨后,天气晚来秋……王孙自可留”,蓦然,洞开的落地窗外,传来一种声音,那是水滴桂树的沙沙声,送来了湿润的香气……
  下雨了。
  “认识”两字,需要分开解读,“认”在前,“识”在后。

责任编辑:jryccm
首页 | 聚焦永城 | 重要活动 | 文化 | 特色栏目 | 声音 | 访谈 | 微视界 | 新闻早知道 | 其他栏目

Copyright 2009-2019 今日永城传媒网 版权所有 豫ICP备14002531号-1 豫公网安备 41148102000199号

电脑版 | 移动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