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聚焦永城 重要活动 文化 特色栏目 声音 访谈 微视界 新闻早知道 其他栏目

文化历史

相关栏目: 教育在线 文化历史

老汪与老王

来源:本报讯 发布时间:2019-11-07

□聂艳莲
  读了《塾师老汪》之后,我心中久久难以平静。说不清是什么情绪,心里堵得慌。内心特别孤独的老汪没有倾诉的对象,只能选择“乱走”来排遣别人无法感知的孤寂。他十天都解释不清楚《论语》中“四海困穷,天禄永终”这一句话,还跟学生急,闹得满心的郁闷;他讲孔子的“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讲出了满腹的悲伤。徒儿们说孔子不是东西,老汪只好一个人伤心地流泪。老汪心里总想着一个人,那个人是谁,他到底没有说明白。在端午节那天,当着东家老范的面,喝多的老汪趴在桌上哭。
  读着读着,我脑海里一下子蹦出了老王,心里咯噔咯噔地疼。老王是新时代的教师,可好像跟不上时代。因为老王,暗地里还起了小小的风波,大家都不希望跟老王搭班教课。学生说老王说话声音太小还不清楚,像蚊子嗡嗡;还说老王上课从来不看学生,只顾着讲自己的;甚至有些学生因为老王的缘故要“逃离”自己的班级。好说歹说,也没有劝住要调班的学生。走就走吧,强留也留不住,但也不能因此乱了“军心”。想着班级不能不问,老王也不能不教课,怎么办?经过几天的苦苦思索,我试图去了解老王。
  偶然的机会,见到了我的老班主任,我把我遇到的情况告诉了他。巧合的是,老王和我的班主任是同学。从班主任那里,我知道了老王的一些往事。
  老王是高才生,当年主动要求回到自己的故乡——偏僻的乡村教学。他说自己家乡的教育事业落后,要回去为家乡的教育事业作出贡献。但老王就像老汪一样,肚里有东西,可是像茶壶里煮饺子,倒不出来。所以,曾经的满腔热情,也没做出什么成就。后来领导出于同情,把他调到了城里。听到这里,我的心像被针扎了一样疼。不为别的,就为老王的这分情怀,也值得我去尊重。
  后来,我给学生讲了老王的故事。我说,有些人身上有一些宝贵的东西,一般人是看不到的。你们应该怀着尊敬的态度去看待你们的老师,用渴望的目光去追随他。今天是教师节,学生兴奋地对我说,老班,今天我们对王老师喊“教师节快乐”的时候,王老师笑了,开心得像个孩子。听学生这样说,我很开心。我在心里告诉自己:无论对什么人,不管他与你、与大众有多么格格不入,如果你不能理解他,那么请留给他一分尊重吧。
  又回到老汪,老汪的媳妇爱占小便宜,买人几棵葱,非拿人两头蒜;买人二尺布,非搭两绺线。还爱偷东西,是个“贼”,有人劝老范辞退了老汪。但老范说:“贼就贼吧,我五十顷地,还养不起一个贼?”老汪后来听说了这句话,潸然泪下道:“啥叫有朋自远方来?这就叫有朋自远方来。”
  (作者单位:市一高)

责任编辑:jryccm
首页 | 聚焦永城 | 重要活动 | 文化 | 特色栏目 | 声音 | 访谈 | 微视界 | 新闻早知道 | 其他栏目

Copyright 2009-2019 今日永城传媒网 版权所有 豫ICP备14002531号-1 豫公网安备 41148102000199号

电脑版 | 移动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