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聚焦永城 重要活动 文化 特色栏目 声音 访谈 微视界 新闻早知道 其他栏目

教育在线

相关栏目: 教育在线 文化历史

往事随风

来源:本报讯 发布时间:2019-08-15

□张晓卫
  “就让往事随风,都随风,心随你动……”婉转的曲调在耳边响起,往事是否可以像风过耳般不留痕?张雨生也曾在歌曲中呐喊:“如果深情往事,你已不再留恋,就让它随风飘远……”风是否可以吹散所有的哀愁,吹散所有的阴郁,带走所有的往事?继续听歌,与风一起,我会飘向哪里?
  陶笛声悠然响起,带着寂寞与苍凉。我看到起伏的沙漠中,一行驼队在浸满落日余晖的沙丘上徐行,卷起的尘沙,像一片流动的、浓重的、橙红色的雾。叮咚的驼铃声时隐时现,女人毡帽上的羽毛在流动的沙雾中舞动。这是美丽的楼兰公主,还是到了那个被沙漠湮没了的楼兰古国?
  “人的心事像一颗尘埃,落在过去,飘向未来,掉进眼里就流出泪来。”人生总是充满着一样的徘徊,一样的漂泊,一样的坎坷。楼兰公主也没有想到,在自己出嫁的日子,在自己最好的年龄被沙漠掩埋,只能像一颗尘埃般,遗落在历史的天空之中。
  “昨天花开花谢,不是梦,梦!”消失的王国不似远走的梦吗?昨天花开,昨天花谢,都已经于今天不再。是因为湮没了楼兰,而抹不平那段辉煌的历史吗?就像我们曾经一次次被掩埋的忧伤,也因此越来越坚强。就如,我曾经走过的坎坷路,还有那些因荆棘刺破的伤口,流下的血。可现在,我触碰到的却是手臂的光洁,听到的依然是自己坚定的心跳,血液依然在体内唱着欢乐的歌。想到此,我忽然豁然开朗,昨天是梦吗?是,亦不是。是,因它存在过,但又随时间流走了;不是,因它带走的不仅仅是暂时的欢愉,还有曾经的忧伤与哭泣。所以,不要否定悲伤,不要夸大欢愉。从此你遇到此类事,便会愈加刚强。
  奥斯特洛夫斯基说:“钢是在烈火与骤冷中铸造而成的。只有这样它才能成为坚硬的,什么都不惧怕。”我是地球上运动着的一员,也需要这“烈火与骤冷”的淬炼。梦终究是假的,不会痛彻心扉,不会让人念念不忘。而昨日就像零落的树叶,虽已碾身为尘,但曾经的碧意盎然,还在期待着明年春天鼓起的芽蓓。
  花开为梦,花开亦非梦,是梦的回味。“明天潮起潮落,都是我,都是我!”我看到一艘老旧的船,在与大海对望。大海带着它独有的咸腥气,在海滩翻卷着泡沫。老船,因风雨的侵蚀而斑驳了,随之斑驳的,还有曾经的记忆。它身上刻着水磨多少次的吱呀声,刻着浪花多少次的欢笑声。记不清自己在浪花翻卷中,与海鸥一起唱起欢乐的歌,也记不清在海浪颠簸中,对着海天一蓝的声声长啸。记不清,船舱里堆满了多少闪闪的鱼鳞,也记不清,渔人眼角的忧伤和欢乐。涨潮时,望见城市的顶端;潮落时,静静听着海水的拍岸声。此刻,老船已被搁浅、被遗落。可老船知道,一成不变的是:永远的海水,永远的蓝天。
  一艘崭新的小船出海了,老船想起了年轻时的时光。这时,天空在歌唱:“昨天花开花谢,不是梦,不是梦!明天潮起潮落,都是我,都是我!”
  而现在的我,远望楼兰,比一片叶子幸福,比一只老船幸福。
  (作者单位:市实验中学)

责任编辑:jryccm
首页 | 聚焦永城 | 重要活动 | 文化 | 特色栏目 | 声音 | 访谈 | 微视界 | 新闻早知道 | 其他栏目

Copyright 2009-2019 今日永城传媒网 版权所有 豫ICP备14002531号-1

电脑版 | 移动版